?
 
作者:刘如楠 来源: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:2022/11/20 22:36:30
选择字号:
近3年3800多名华人科学家离美回国
新“归国潮”来了吗?

 

11月13日,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马毅在社交平台宣布,2023年起,将从伯克利停薪留职,加入香港大学,出任数据科学学院院长。就在前不久,著名科学家颜宁也宣布从普林斯顿大学辞职,出任深圳医学科学院院长。

事实上,正有越来越多的华人科学家选择离美归国。

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中心教授谢宇、哈佛大学生物统计系教授林希虹、麻省理工学院核科学与工程系教授李巨等学者关注到这一现象,他们统计分析发现,2019-2021年间,有3878名华人科学家离开美国科研机构,回到中国开展研究。这项题为《身陷囹圄:美国华人科学家的恐惧》的研究,近日发表在预印本网站arXiv。

该研究也剖析了促使这些华人科学家离美归国的原因,主要包括中国在科学方面大量而快速的投资、在中国任职的高社会声望和有吸引力的酬劳、能干的合作者和助手。

2018年“中国行动计划”实施后,归国趋势更为明显。这也成为华人科学家选择回国的重要拉动因素之一。

2021年,有1490名研究者离美归国

作者认为,几十年来,中国一直是美国科学家最重要的外国供应商。

早在2007年,有报告指出“美国科学可能正在衰落,并很快失去其一直以来在世界的领导地位”。对此,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谢宇等经过研究,反驳了上述观点,持相对乐观的态度,他们认为美国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最优秀、最聪明的科学家和工程师,这是对其本土人才培养的有力补充。

在2020年,美国共有34000名科学/工程(S/E)领域博士,约15000名(46%)是“外国学生”。在这些外国学生中,来自中国的占比最大,为37%。也就是说,有约5730名中国学生在美国获得S/E博士学位。

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统计,在2005-2015年中,约有87%的中国留学生在获得博士学位后留在美国。这是美国S/E领域劳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然而,一些重要的变化也在发生。

2018年,美国联邦政府颁布“中国行动计划”。该计划借口“打击经济间谍”和“打击窃取知识产权”,针对华人科学家和与中国有合作关系的科研人员进行系统性调查。

作者指出,该计划因其种族定性受到科学界和民权倡导者的严厉批评,导致其名义上在2022年初结束,但其实质性行动并未结束。截至目前,该计划已经公开调查了约150个学术科学家,并以刑事罪名起诉了其中的二十多人。这引起了恐慌,使得美国华人资深学术研究人员大量撤离。

研究显示,“中国行动计划”颁布的第一年,就有1062名研究者离美归国展开研究工作。此后的3年间,归国人数达到3878人。

2021年,这一趋势达到20年来的顶峰,归国人数为1490人。

图片 1.png

每年离美归国的研究者人数。 截图自论文补充材料(下同)

作者以2005-2010年离美归国的人数为基准,对2010-2021年的数据进行标准化,并对其趋势进行了分析。从下图中可以看出,2018年后,对于工程和计算机科学、数学和物理科学、生命科学领域的资深研究者,回国趋势明显上升。

对于工程和计算机科学、数学和物理科学的初级研究者,也是如此。

只有生命科学领域的初级研究者在2019年后的回国趋势有所放缓。

图片1 1.png

从2010年到2021,初级(a)和资深(b)研究者离美归国的标准化数量。

在该研究中,作者利用文献计量进行分析,根据已发表论文中通讯单位的变化来判定其归国时间,按照工程和计算机科学、数学和物理科学、生命科学、社会科学和其它对研究领域进行划分,并对初级研究者和资深研究者进行区分。

据分析,这种趋势主要受中国在科学方面大量而快速的投资、在中国任职的高社会声望和有吸引力的酬劳、能干的合作者和助手等因素的影响。而在2018年后,“中国行动计划”的实施成为华人科学家选择回国的重要拉动因素之一。

这与今年5月Nature发布的调查结果一致。

Nature的研究发现,从已发表论文来看,过去3年中,有中国和美国机构双重隶属关系的学者数量下降了20%以上。就在去年,两国研究者合作的论文数量首次出现下降。

学者们认为,合作减弱一部分是由于COVID-19大流行,也包括“中国行动计划”的影响。

对1300多名华人科学家调查:他们展现出强烈的不安和恐惧感

2021年12月至2022年3月期间,作者对1304名选择继续留美工作的华人研究者展开调查,受访者在调查程序后追加了数百条评论。

其中,一位自称是美国公民、曾获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奖的受访者写道,他辞去学术职务完全是因为他感受到的“反华氛围”。

他认为自己在之前供职学校的经历,不仅令人厌恶,而且充满了校方的制度腐败。他说,“我从没想过在这个县的某个地方会如此黑暗和腐败,否则我不会成为美国公民,现在我对此感到后悔。我所经历的不仅毁了我的学术生涯,也毁掉了我的美国梦。” 

他写道:“COVID-19大流行切断了国际旅行,我又是美国公民,不然的话,我的家人将离开美国,永不回来。”

其实,相较于美国华人科学家总规模,选择归国的只占很小一部分。像这位留言者一样,绝大多数人选择了留下。调查中有89%的人回答希望“为美国科技的领先地位做贡献。”即便如此,他们也担心在美国的工作和生活受到威胁。

调查显示,他们展现出了强烈的不安和恐惧感:35%的受访者在美国感到不受欢迎;72%的人感到自己作为学术研究人员不安全;42%害怕进行研究;65%的人担心与中国的合作;86%的人认为,与5年前相比,现在招收顶尖国际学生更加困难。

a2f6d4dfdc9bd105ef6ff2116b75b6f6.jpg

华人研究者的看法和意向

他们的这些担忧对意向行为产生了影响:45%曾获得联邦拨款的研究者表示,现在希望避免申请联邦拨款,他们的主要担心是“我如果在表格和披露中出错,会承担法律责任”和“我与中国的研究机构或研究人员接触会使我受到怀疑。”

在其余打算继续申请联邦拨款的人中,有95%的人表示他们依赖联邦资助进行研究,尤其是生命科学领域研究者。

更有61%的研究者表示曾考虑离开美国(前往亚洲或非亚洲国家),在初级研究者和美国联邦政府资助获得者中,这种意愿更加明显。

9c6c2bcb9b4cb0ce19fb139648bc23d4.jpg

作为一名美国学术研究人员感到不安全的原因

进一步的分析表明,相对而言,工程和计算机科学教师、生命科学教师、联邦拨款获得者、资深教师和男性,更有可能害怕在美国进行研究。其主要原因是“担心美国政府对华人研究人员进行调查”(67%)和“美国反亚裔的仇恨和暴力”(65%)。

作者指出,如果这种恐惧和担忧得不到缓解,美国将面临科学人才利用不足和科学人才流失的重大风险。

参考资料

1.https://doi.org/10.48550/arXiv.2209.10642

2.?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d41586-022-01492-7

 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科学报、科学网、科学新闻杂志”的所有作品,网站转载,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,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;微信公众号、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,转载请联系授权。邮箱:shouquan@stimes.cn。
 
 打印  发E-mail给:      
 
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
?
图片新闻
“人造太阳”逐日梦 “聚变合肥”加速度 “奋斗者”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
时隔21年,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
>>更多
 
一周新闻排行
 
编辑部推荐博文